一棵大树

一棵大树
   深秋,满眼都是飘零的落叶,落叶虽有声,深爱却无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题记
 
   每个人都曾有个梦想,植根在心中。十几年或许多年后,有的仍是萌芽,有的却已经开出了美丽娇艳的花。我们都有这块培育梦想种子的土地,却少了坚持的“水”,博爱的“阳光”以及毅力的“化肥”。
 
  月光下,星海边,一棵高大挺拔的树在朦胧的月光下享受着做母亲的快乐。风变幻如歌,在夜的帷幔下彷徨低吟,像凌波仙子婆娑的舞步,她纤美的手帮着大树播下了第一粒种子。而无边的付出与痛苦,正慢慢地侵蚀着起初的快乐。
  艳阳高照,三月的春风送来缕缕清香,像云、像雾,大树仍然沉浸在欢乐中,小生命迫不及待地窜出土壤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小生命稚嫩,受不起半点风寒,大树的心无时无刻不被小苗牵动着,当跋扈的太阳放出炙热的阳光时,大树伸长了枝叶为小树遮住骄阳;当无情的暴风雨席地而来时,大树伸长了枝条为小树抵挡风雨;而当和煦春风来到时,绵绵的细雨洒落时,大树又不得不收回臂膀,让小苗在阳光与细雨中茁壮成长。
 
  坚强的小树在大树的照料下健康地成长起来了,纤柔的枝条、细嫩的叶子渐渐成形。大树心中明白,小树今后的路是曲折的、崎岖的。当骄阳露出凶煞的面孔时,大树收回了枝叶;当暴风雨如魔鬼般侵蚀平静时,大树收回了枝叶。这时大树也露出凶恶的面容,看着小树在折磨中挣扎,一声声呼救像烈火—样融化了冰川,却融化不了大树的心;而柔和的阳光像水一样泻下时,细雨拂过像棉花糖一样柔软时,大树却倚在一旁偷偷流泪,抽泣的身影在这美景中略失姿色。小树的埋怨和不理解像蛀虫一般,把大树伟岸的身躯弄得千疮百孔,一滴无奈的泪水,像流星一样擦过天空,却不留半点痕迹。
 
  在沉寂的空气中,细看着那庞大而又脆弱的身影,感觉又真切了几分。古老的皱纹在暗暗交错的流光下仿佛穿越了几个世纪的沧桑,微微倾斜的身体正在低吟着那些来自上古的乐典,庄严、典雅又凄凉。
 
  巨大的身影被更为无垠的苍天所笼罩,像是一盏盛开的莲花,在这苍老的大地上绽放,在天地之间屏着呼吸,悠长、宁静。在风雨中走出的"小树”在高大的身躯下略显矮小,而大树却以一生中最灿烂的笑容接受这一现实,但再美的笑容也不及当年自己风华正茂时的一举一动。才是盛夏的季节,大树的绿叶中就掺杂了许多金黄的叶了,是那么显眼。大树不再是当年那个爱美的姑娘了,但她不在乎,她关心的是"小树”,双眼充盈着喜悦与幸福。暴风雨来了,她不需要"小树”保护;在炙热的太阳中,她不需要"小树"的阴凉;她需要的只是在风雨飘摇中坚强的"小树",在骄阳下坚韧的"小树",一阵清风吹开了大树莲花般的笑容。
 
  一阵细雨带来了秋天的讯息。大树此时的叶子真是"霜叶红于二月花",桔红色的树叶布满了树枝的各个角落。在树影筛落的月光下,大树悄然老去,那炽热的火焰染红了一切。徐徐的秋风吹落了大树的几片叶子,而叶子却飘向了"小树",一片一片向“小树"飞来,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舂泥更护花”。深秋来临了,大树的枝头上仅有几片叶子悬着,落叶护根,而大树将落叶全都献给了"小树”。
 
  人的一生里应该拥有一棵树,一棵和自己血脉相通的树。当我们站在高大的树下仰望时,可以像当年那个顽皮的孩子仰着头看自己英俊的父亲一样,可以感受到大树里流淌的汩汩生命力连通自己的血脉,自己和树,在那一刻便成了整体。那一刻,我们都只属于自然。喜悦代替了忧伤,悲寂一瞬间变成了欢腾,我眼中的秋天立即变得精彩起来。
 
  叶落季节原来也是新生命的开始。我不再彷徨,因为我有了前进的动力。



©2017 龙利得包装印刷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    网站建设备案号:沪ICP备13010488号    上海网站制作易雅达

沪公网安备 31012002003156号